你所不知的ADHD

        新的研究發現,過動症與大腦神經網絡連接弱有關,也就是各神經網絡之間連結效率不佳。神經網絡多而復雜,神經元會傳遞信息並在不同的大腦區域間和內部建立連接。腦部掃描顯示,ADHD患者的大腦平均比一般人大腦小約10%,而且大腦神經網絡中的連接發展不全,這表示神經元之間的連接(軸突)有問題。

        Oregon 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精神學教授Joel Nigg博士說:隨著孩子成長,圍繞軸突的白質或髓鞘會繼續發育並成熟,直到20多歲。而ADHD患者,大腦可能會持續成熟直到30多歲。髓磷脂的增長,使神經傳輸更快、更有效率神經心理學研究顯示,有過動症的人處理信息的速度會比較慢,處理過程中也會有較多的雜訊這可能與髓鞘纖維不成熟有關,這使得某些腦迴路之間的神經傳遞效率降低關於額葉皮質、頂葉皮質、基底神經節、丘腦和伏隔核之間的軸突纖維不發達,可能有助於解釋ADHD患者的注意力不集中、衝動和情緒調節問題。

了解ADHD的大腦,必須先從下列兩種信號開始

自下而上的信號(Bottom-Up Signaling)從大腦後方到大腦前方,從大腦內部到大腦外部的信令,是自下而上的信號。這些信號反應感官接收,也就是你所看到和聽到的,它們速度快,立即引發注意力或情緒反應。但是非自發性的,在生活中永遠都啟動著,屬於直覺、衝動。

自上而下的信號(Top-Down Signaling)神經元從前額皮質向後皮質投射或向下進入大腦內部調節自發信號,會回應自下而上的信號。這種信號速度較慢,是自願且費力的,負責自我控制。它們基於你的目標或你的學習。他們回應內部信號,而不是外部信號。
        一般人腦中,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信號有很好的平衡。當危險出現,自下而上的系統會適當地中斷注意力(例如,巨大聲響)。大腦認為這些事件是危險的,所以讓你注意到,使你可以做出適當的反應。但在ADHD腦中,這些自上而下的信號相對較弱。可能它們被更強大的自下而上的信號所壓制。而這種不平衡表現在幾個不同的方面,取決於受影響的大腦區域。

接下來將說明過動症的三種常見現像:注意力不集中、衝動和情緒調節。

        首先是注意力不集患有ADHD的孩子通常會過於專注在打電動,而且沒辦法停止。但當旁邊有人在看電視或在附近玩耍時,他就不能專注寫作業,會被周遭干擾。其實大腦中的注意​​力是透過視覺刺激或引人注目的事件去激發的。它會向頂葉發出一個自下而上的信號,而該信號應該由自上而下的信號回應或是抑制,提醒大腦現在應該專注完成目標。但在ADHD大腦中,這種自上而下反應的軸突纖維是不發達的,因此忘記要忽視環境去專注執行目標。也就是說他們沒有足夠自上而下的控制。

        精神學教授Joel Nigg博士說:使用fMRI觀察兒童進行數學運算的大腦,顯示出額葉頂葉注意力網絡功能不佳。另外,連接大腦注意力線路中的某些纖維不發達,這可以解釋注意力網絡前後區域功能不足,就好像他們沒有聯繫的很好,無法傳遞順暢。因為大腦的前端負責思考的部分無法正確掌握到注意力,所以無法進行良好的運算。

        接下來是衝動,一個患有ADHD的孩子,總是在課堂上不舉手發言,說一些傷害朋友的話,而沒有停下來考慮後果,或是跳來跳去而不仔細看周圍,最終導致受傷。大腦深處的丘腦,有助於發出抑制的訊號;換句話說,它有助於阻止我們執行不符合自身最佳利益的行為。它像一個大門一樣運行,發送信號來允許和停止行為。ADHD的大腦中,從丘腦向額葉皮層傳遞這些警告信號的連接受損。就好像門被打破了,導致行為在應該被壓制時不受控制。

        精神學教授Joel Nigg博士說:沒有過動症的人有能力在說話中暫停,尤其是當他們發現到別人對他們所說的話沒有興趣時。一般的成年人只需要200毫秒的警告就可以中斷即將開始做的事情,平均孩子需要大約280毫秒,患有過動症的孩子則需要多2030毫秒的警告時間。

        最後是情緒控制,患有過動症的孩子以誇張的方式做出反應,以極其情緒化的方式應對大多數孩子可以面對的的小挫折或挑戰。也許是由於學校的挫折而患有焦慮或情緒失調,或者因為無法調節他的憤怒而引發持續數小時的脾氣暴躁。ADHD而言,未來的獎勵是毫無意義的;立即滿足才是一切。腦中杏仁核涉及情緒反應和決策。當被憤怒或擔心充斥時,這些區域會向大腦皮質傳遞自下而上的信號。而腦島應該用自上而下的策略和目標來回應,目的去抑制個人情緒反應並與目標達成一致。這正是幫助你在情緒突然上來時,能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思考一下。在ADHD大腦中,這種腦島到杏仁核的連接是微弱的,導致調節負面情緒的系統崩壞。

        精神學教授Joel Nigg博士說:當過動症患者過度回應即時獎勵,對未來的獎勵不感興趣,這表明調節系統可能出現故障。將ADHD大腦與一般人比較時,我們發現前額皮質和獎賞系統(部分在伏隔核中)之間的聯繫減少了活動,特別是在前額皮質的背部。這可以解釋為什麼ADHD會過度興奮,沮喪和憤怒,以及無法回應延宕的獎勵。

        但並非所有患有過動症的孩子都是一樣的,過動症不只是大腦一個地方故障,還攸關各神經網絡連結出問題。患有ADHD的人在全身的自我調節遇到困難,不僅僅是注意力的調節,還有情緒問題。但往往情緒問題是大家最容易忽略的,卻是極重要的一個部分,只有當情緒被正視、被處理,ADHD的孩子才能真正快樂、有自信,家長需要多接納孩子,用欣賞的眼光看孩子。現今我們可以靠著感覺統合運動訓練,使前額葉的血氧量趨近一般人,使腦連結更好,並透過神經反饋訓練加強各神經網絡連結,增加腦效能,使他們能真正發揮他們的潛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