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學恐懼症之根本原因在感統觸覺防禦

個案情形

曉華(化名)是一個5歲半的大班男孩,適應幼稚園生活有困難,無法入學和跟同伴玩。媽媽描述他的徵狀:

(1)有嚴重的分離焦慮,一旦面臨分離,會伴隨腹痛等生理反應;
(2)易記仇,用大吼大叫方式表達憤怒;易焦慮,常擔心未發生的事;
(3)無法自行閱讀,親子共讀時,手會東摸西摸,摺書頁;
(4)每天生氣哭鬧頻率5~10次;
(5)不耐等待,面對空白時間會焦慮、慌張。

從媽媽的描述和感統訓練師的觀察中,可以看到孩子掌理身體五官的腦前額葉發育敏感不成熟,有嚴重腦神經生理上的敏感和抑制困難,此類感統失常現象叫做「觸覺防禦」,嚴重者甚至會造成人際互動困難、遇到人多的場合便會想要逃避的恐懼症狀。其真正的原由就是因為眼睛ヽ耳朵ヽ嗅覺ヽ味覺和全身皮膚防禦性觸覺的過度敏感,腦神經又無法調節抑制,享受上學的樂趣,而產生的拒學或學校恐懼症的情形。

透過「非語文抽象推理能力測驗(TONI 2)」,測出曉華抽象推理能力大於136,從觸覺防禦的本質來看,曉華情緒管理(EQ)的分心、衝動喊叫和拒絶上學,跟抽象推理能力大於136的潛在能力有落差,而無法達到學習應有的效果,甚至無法愉快自在地生活;若持續如此,成年後會有就業、人際的困難,或自覺聰明無法發揮而有懷才不遇之感。但如接受3~6個月治療訓練到感官不再過度敏感和畏縮,可以自在上學及和他人互動後,配合家長的引導,曉華在學業和長大後事業上會具有高度成就或競爭的潛在能力傾向。


分離焦慮、各種恐懼症等真正背後原因-感統失常的「觸覺防禦」
從精神科和心理學觀點,認為肚子痛或和母親分不開等不上學理由為分離焦慮;從感統評估可看到更多的症狀,分離焦慮只是「觸覺防禦」中的部份現象,不是原因。心理學上的減敏治療法,其實無法根本解決問題的核心。觸覺防禦的過度敏感和畏縮,若沒治好,往往會有「別人都在看我、在談論我或評論我...」,有點關係妄想的味道,然後待在家裡無法上班。其實這不是脫離現實的精神病,只是嚴重敏感且「抑制困難」自我防禦的聯想。只要每天進行感統運動訓練,3~6週就可初步看到感官不再敏感和畏縮,可以上班及和跟別人互動。3~6個月後則可看到積極的生活態度。


孩子的進步密集感統訓練兩個月看到滿意的進步,但三~六個月加上家長配合是必須的

曉華媽媽是國中老師,經過評估師的解釋,瞭解孩子是因為感覺運動統合失常導致情緒和學習上的困難後,母親很快的就決定要認真配合。暑假時除一週四天到機構上課外,在家也很認真的陪孩子做三項運動。第一個月後媽媽就觀察到孩子分離焦慮明顯降低,會主動進入感統教室,情緒較穩定、能主動關心其他人;三個月後,孩子從原本較怯懦的個性變得勇敢,遇到困難時較不會有腹痛;情緒來時大吼大叫的時間持續縮短,喜歡找朋友,幫助別人的頻率增加,等待的過程比較有耐心、睡眠品質和量有改善,整體情緒也開心許多。

經過暑假密集班的訓練,因為孩子持續進步,媽媽便試著讓孩子回到學校,先上半天課,再慢慢延長為全天;透過幼稚園老師的觀察,除了仍有插嘴(代表抑制衝動及同理心尚未全改善)外,其他適應狀況都很不錯。到了第六個月,因為孩子感冒,其行為表現及體力有退步的現象。通常孩子的表現如果突然急遽下降,經檢查都是因為後頸第一頸神經根發炎所造成的;孩子會覺得睡不好、情緒起伏大、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等過幾天身體免疫力提升後,就會改善。媽媽能夠接受並體諒孩子的情況,除刻意忽略某些失常,仍繼續執行感統訓練運動計畫(母親可依孩子體能狀況增減運動數量)。透過一系列的頸背收縮運動,達到對前庭系統激興與抑制的調節,作用到理性大腦前額葉和軀體區的腦神經通路。慢慢地我們觀察到曉華開始變得活潑,會主動找別人玩,對於陌生的環境及狀況也比較不害怕。媽媽覺得曉華像是開竅了,變成一個活潑開心的孩子。密集感統訓練療效達到腦神經通路的打通,而且是長久的增加,讓孩子達到專注、情緒穩定及眼手協調靈巧的整體改善。

未來展望-能不能出類拔萃?父母如何觀察和鼓舞/尋求學校輔導室的協助

由於曉華測出「非語文抽象推理能力測驗(TONI 2)」能力大於136,感統訓練師也建議家長:持續觀察孩子在讀寫及課業上是否都能適應良好,等孩子上小學後也可以請輔導室協助進行魏氏智力測驗,確定有資優傾向後,家長可給予適量之加深加廣的自我教育學習:鼓勵孩子對有興趣的題目,從自修和找答案中得到樂趣,並逐步擴展孩子的學習自修和承擔責任跟執行的能力,讓孩子確實達到聰明和情緒發展(EQ)相匹配的情形。

【本文版權為台北市永春文教基金會所有】